| | 欢迎投稿:1847691820@qq.com
您现在的位置: 屏南新闻网 >  专题 >  闽东红色故事 >  
闽东红色故事
孤胆英雄戴炳辉
2021-09-13 11:20:31  来源:宁德网  责任编辑:  


1934年7月,戴炳辉调任霞鼎游击队长不久,有一天他只身去柘洋桃坑和岚中一带执行任务,不幸途中被捕,被民团押解到拓洋宅中山樟村的炮楼。

炳辉的身份没有暴露,敌人只知道他名叫“阿雁”,是个会使枪弄棍的游击队员。这时山樟反动民团团长徐奶养正要找一个教官训练手下的一群乌合之众,就在炳辉身上打起主意。但戴炳辉软硬不吃,徐奶养便将炳辉的堂兄和胞弟抓来劝降,戴炳辉只好假意答应,没想到徐奶养还要炳辉从红军那里弄两支枪以表诚意。

炳辉只好将计就计,离开山樟,找到霞鼎县委委员许旺,向他汇报情况,谈了自己的建议,许旺赞同了他的想法,并同他详细研究了对策。

几天后,戴炳辉背着两支枪跑回炮楼,把编造的一套如何偷枪、如何巧妙地甩掉追踪的游击队人员的经过,说得活灵活现。徐奶养听后,拍拍炳辉的肩膀说:“阿雁,你真有两下子!”随后,就把他的堂兄、胞弟放了,炳辉就这样当上了民团的“教练官”。

一天,午饭后,炳辉听到炮楼外有个小孩在叫卖麦芽糖,便走出炮楼,叫住那个卖麦芽糖的孩子说:“有什么好吃的?”

这时,炳辉将手伸入装糖箩里,拿起麦芽糖看看,又放进箩里说:“这是哄孩子的,有什么好吃,快去、快去!”便把卖麦芽糖的孩子撵走了。

他回头提高嗓门对团兵说:“往后没经过徐团长和我的准许,一律不许不三不四的人到炮楼来。”这一切,徐奶养在旁看得明白、听得清楚,暗暗赞扬“阿雁”是个细心人,对他更加信任了。

但徐奶养做梦也没想到,就在炳辉的手伸入箩里的瞬间,一份写好内应时间、暗号的纸团,已经塞进去了。

9月的一天,炳辉把内应工作做了周密布置后,紧张地等待着动手时刻的到来。不料,傍晚时炮楼里来了个不速之客——徐奶养的亲家——阮洋村大刀会头子阮建波。“这个反动头目突然到来干什么,会不会与今晚的行动有关,会不会是我方行动暴露了?”炳辉坐卧不安,反复考虑可能发生变化的各种情况和应付办法。想着、想着,心中渐渐有了底……

深夜,炳辉隐隐听到远处传来敲竹筒的声音,立即走到炮楼上仔细观察后没有发现异常,于是他装作抽烟,擦了一根火柴。接应的游击队看到火光信号,向炮楼奔来,包围了炮楼。徐奶养和阮建波听到枪声,惊慌地从床上爬起来。正在惊魂未定之际,只听炳辉在楼上大声叫道:“红军来啦!快打呀。”边叫边向窗外虚发了几枪。这时,其他团兵半天都没有打出一枪,徐奶养急得挥舞手枪大声咆哮:“还不开枪!老子毙了你们!”他们哪里知道,炳辉早对他们的枪动过“手术”:或是枪支失灵,打一枪就卡壳;或是枪弹夹变形,装不上子弹;或是枪机拉不开栓;或是子弹推不上膛。团兵们个个叫苦不迭,慌作一团。

炳辉趁慌乱之际,向楼下的徐奶养打了一枪,没打中,被徐奶养发觉了这家伙举起手枪吼道:“阿雁,你要反啦!”炳辉理直气壮地嚷起来:“我是打阮建波,准是他把红军引来的。”徐奶养愣了,阮建波喊冤叫屈。

“你胡说!简直是胡说!我是徐团长的亲家难道会干这种事!”“团长,别听他的!”

炳辉声色俱厉地吼道:“团长,不是阮建波有鬼,为什么他一来,红军就攻炮楼?”吵吵闹闹中,炳辉安排内应迅速打开炮楼门。

霞鼎游击队冲入炮楼,当场击毙了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的反动民团团长徐奶养和反动大刀会头子阮建波,活捉团兵20多人、缴获枪支14支,拔掉了这个设在霞浦、柘荣、福鼎、福安交界咽喉地带的中心炮楼。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